十是十四是四十加四是十四

存档

【维勇】他是龙(上)

Cp:维勇

一个和电影《他是龙》并没有什么卵关系的龙!维克托,话说电影的俄罗斯小哥可萌可萌了,公主男友力爆炸


初露端倪是在一次训练之后。

“维克托!”勇利气喘吁吁地滑向他的教练,“刚刚那个,怎么样?”

维克托的食指抵着下巴,那是他一贯的思考姿态,往往也会就着这个姿势给出各种意见。

勇利眼巴巴地看着维克托,后者却保持着思考的样子,没有任何表态。

“维克托……?”勇利有些疑惑——维克托总是精力充沛、表情丰富的,就算偶尔的严肃,很快也会因为美食和美酒闹腾起来。

勇利伸出手指,鬼使神差地戳了一下对方的鼻尖:“维克……啊!”

指尖被维克托捉住,勇利被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,紧接着他就感觉到了维克托的温度。

好凉……

没有戴手套的维克托,也从来不会像这样皮肤冰冷。不过很快维克托就松开了手,像是突然惊醒的人一样,维克托松开勇利:“啊,抱歉勇利,我好像走神了~”

然后他提点了几句,难得的早早结束了训练。

“今天我有点不在状态呀,”他自然地帮勇利擦去额头的汗水,“所以勇利就先放我回去吧?”

“啊,好的。”

看见勇利有点懵地点头,维克托只是笑笑,手掌在勇利的头顶胡乱呼噜一下才转身走。

话说,一般不都是和自己一起回去的吗?勇利不明白地眨眨眼。明明是住在自己家里的温泉旅店……

还有,刚刚维克托衣袖下面的手肘,似乎有什么发光的东西一闪而过。


等到当天晚饭,维克托也没有下来吃饭的时候,勇利才意识到有点不对劲了。

勇利看着一桌食物,却偏偏空了一个的位置,想了想还是转身向楼上跑去:”妈妈,我去喊一下维克托!”

维克托的房门紧闭着,勇利轻轻地敲了几下:“维克托?维克托你在吗?”

过了一小会儿,里面才传出来一声不高的“嗯……”

是生病了吗?勇利试图拉了一下门。门是锁着的,明明以前自己大半夜闯进去,维克托的房门也没有锁过。

勇利这才真的担心起来了:“维克托,今天不下楼吃饭了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妈妈准备了寿喜锅哦?之前维克托一直想吃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还有清酒,你上次说好喝的那种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特别给你留了一份猪排饭哦。”

“……那,勇利给我留一些……”不同于以往维克托清润的声音,倒是和人感冒时候的音色一样,隔着什么东西闷闷地传出来。

回想起维克托白天冰凉的手指,勇利有些着急:“维克托,是身体不舒服吗?”

“没有……就是有些想睡……”维克托顿了顿,“勇利不要担心。”

最后反复劝说了几分钟,维克托还是不肯开门,勇利才无奈地离开。


到了睡前,再次经过维克托房门口的勇利,发现马卡钦也在门外低低呜咽,喊了几声维克托彻底没了回应,勇利完全焦虑了起来。

“乖,去我房间吧。”把大狗带去自己的房间,勇利又从妈妈那里拿来了维克托的房门钥匙。

不管事后维克托会不会生气,现在最要紧的是……

然后他冲了进去,发现房间内空气清爽,也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病的不省人事的维克托——

除了床上的被子鼓起一大坨,似乎是维克托把自己完全藏在了下面,被子还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。


“维克托,”勇利无奈地爬上床,想要掀起被子,“这样睡对身体不好啦……啊!”

那是什么——

除了肘关节的鳞片,通体光滑,银白色的躯体蜷缩着,额头上还有莹润的角,背后那是……翅膀吗?

这是龙吧……这是龙吧!

人类青年,胜生勇利,彻底懵逼中。

可能是勇利的那声惊叫吵醒了睡眠中的龙,这童话中的生物睁开眼,露出湖蓝色的眼眸:“勇利?不是说了让你不要进来吗。”

妈妈啊龙龙龙开口说话啦!!!!!

等等!!!

“维克托!!?????”


TBC

维克托的龙形,此刻是缩小啦,本体应该很巨大


评论(7)

热度(2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