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是十四是四十加四是十四

存档

看小黄文的一个多年疑惑,经常有1号把按照自己尺寸定做的那啥玩意儿送给0号,这个操作到底怎么进行的?自己拿个皮尺量?在家自己倒模?

多说一句吧,镇魂原著是有感情戏的,感情戏是作者按着自己原本意志写出来的。同人创作圈地自萌,不要跑原作者下面发这种言论好吗?跑到原作者那儿去拆人家自己写的cp,在搞笑吗。希望一切以尊重版权和原著原作者为前提创作

原耽真的比同人要能展现作者水平。没有可以依托的人设和总世界观的创作,和同人创作完全不一样。看了以前很喜欢的太太最近写的原耽,真的写的挺让人没有阅读欲望的

除了年纪小就搞对象和偏见先生里面丘迟那种设定上的魔法师,我真的没法接受超过二十五的攻受,以前没搞过对象没有xing经历啊。

我觉得wingying真的是很会勾人萌点的作者,这几年看她的文,什么古早狗血都觉得萌的一笔,更别提从来不吃的受受恋,真!病弱攻,平胸受,只要她写过,再雷再狗血都让我一边吐槽狗血一边嘤嘤嘤地吃下去。真的好吃,好吃。而且我记得她是马来西亚人?

【蛋哈】找回记忆的正确方法 2(A!Eggsy/O!Harry )

蛋哈算不上大热有人看、有留言我真的超开心!语死早都不会回复了,不多说了继续割腿肉!KY什么的放着不用管嗷


2.

除去kingsman的外衣,哈利究竟是什么样的人?

早在哈利教他那套繁琐的饭桌礼仪的时候,艾格西就偷偷想过这个问题。

那时候哈利穿着舒适的居家服,没有涂抹发胶的头发微微打着卷,姿态放松。但常年养成的习惯让他腰背挺直,手指拂过面前的每件餐具,向艾格西娓娓道来。

赏心悦目,但是看着就很累。艾格西暗想。

所以艾格西一直以为,哈利就是个骨子里面的,那种带着一点执拗、一点自持的复古派绅士。

他和洛克西交换过对此的看法,当时路过听到的梅林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。


后来艾格西才明白梅林当时那个笑的含义。

第一次发生在餐厅。艾格西坐在角落的位置,而哈利独自一人靠窗坐着。即使是一个人,他也用着教给艾格西的那套方式慢慢吃着饭。有几次,艾格西很想上前去打个招呼。

不过那只是个想法,因为哈利看上去并不需要陪同,他坐在那里,身上并没有任何孤单的意味,甚至看得出很享受这种安静的时光。

于是艾格西只能坐在原地,看着餐厅的漂亮女服务生三番五次红着脸上前,询问哈利需不需要点别的。

女性Omega一点也不介意哈利同为Omega的身份,甚至在哈利结账的时候,将哈利多给的零钱小费,夹着一张纸条塞回了对方手心。

艾格西头一次痛恨起自己的好眼力,眼前一幕让他像噎住了一样不舒服起来。

感谢上帝,哈利没有接下,不然艾格西总觉得自己会忍不住做些什么。


第二次……第二次就是现在,他想来看看他的导师。艾格西发誓自己不是什么变态跟踪狂,他就是有点儿情不自禁,想看看哈利过的好不好。

哈利打开门,手中拿着牵引绳,还没走几步就被人拦住了——艾格西是这样认为的。现实是那大概是哈利认识的人,连泡菜先生(艾格西认出了那条无辜小狗,他听见哈利这么喊他)都愿意接受对方的抚摸。

关系还挺好的,可以摸哈利的狗。艾格西又有那种喉咙噎住的感觉了。

这只是正常的交往,艾格西自我安慰,更何况就算哈利有什么找个伴儿的想法,那也不是他能干涉的。

毕竟在艾格西没参与的、哈利的前半辈子里,艾格西也不知道他曾经是什么样,是不是有过什么几段、特工电影里面那样的感情纠葛。


“感情纠葛?”梅林疑惑到,“我觉得那些对哈利来说,那些都称不上是什么‘纠葛’。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“呃,”在外人看来,这就是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,坐在路边自言自语,“好奇一下前任Galahad的过往经历?”

才不是,他像一个高中女生,努力用八卦的语气在打探别人的隐私。

好在梅林似乎也想到了什么,闷不住笑了两声:“按道理来说这算违规,不过现在没人管我们。”

一张照片传到艾格西的眼前:“这是哈利?”

照片里面的人更年轻点。

“对,哈利是三十五?还是四十来着?”梅林继续道,“这算是kingsman的内部八卦了。就这这张照片的时期,那会儿有个南美毒枭,通缉犯,kingsman被要求派人去协助。”

“哈利去了?”

“对,隐藏身份,大概快一年吧,”梅林又笑起来,“一年后那人突然就向哈利求婚了,老天爷!求婚!他还想下药!你能想象我看着现场直播时候的心情吗?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他可能觉得哈利是那种一药就倒的Omega来着,说实话一边下药一边求婚,哈利竟然只是把对方敲晕了绑回来,”梅林停顿了一下,“我以为他会直接轰掉对方的脑子。他那会儿听上去还挺正常的,不过下手的力度比平时重。”

抱着一种自己都说不上的微妙心态,艾格西猜测,同样的事情在哈利漫长的kingsman生涯中发生过不少次。然后思维不知不觉就顺着这个想法,彻底发散出去。

等到终于回过神的时候,哈利已经从远处走了回来,刚刚那人也在路口和他分开,应该只是个邻居之类的。


然后是第三次、第四次、第五次……

等艾格西意识到的时候,【看看哈利】这件事已经成了一个常态。

我究竟在做什么。艾格西摁住自己的太阳穴叹了一声,然后抬腿走进了哈利刚刚进去的那家小酒馆。


TBC

哈利被人灌醉艾格西英雄救美??Tan90°,不存在的


【蛋哈】找回记忆的正确方法(A!Eggsy/O!Harry )

Summary:如果Harry没在Eggsy的威胁下找回记忆。前期失忆后期记忆找回
Warning:放飞,狗血可能有,ooc,Roxy没领便当

1、
这不可能。
不是说艾格西不能承受失败,他从小到大在各种奇怪的事情上都有过失败,甚至后来,在拯救世界这件事上,也不见得次次能化险为夷(人生总会有点小意外,感谢万能的梅林)。但是他没想过,此时此刻,哈利护着那条小奶狗,被他逼迫地向后退去,在他的威胁怒吼声下——
什么都没能想起来。
哈利小声哄着小狗,艾格西看着他没有被眼罩罩住的右眼,全神贯注地看着怀中的小动物——曾经那眼神也这样看过艾格西。中年人的睫毛颤动了一下,随后抬起眼,眼神完全地诉说着【你这个连动物都不放过的反社会变态】。
哈利什么都没能想起来。艾格西清楚地意识到。
不仅如此,哈利大概还挺讨厌他的。艾格西粗重的呼吸喷在哈利颈侧,alpha的气息让他感到很不适,哈利又往后退了一下,彻底贴在墙上,从肢体到眼神都完全避开艾格西的。
艾格西挫败地放下枪,向后退了两步:“抱歉。”他小声说道,也不确定哈利有没有听清楚,逃窜似的离开了逼仄的房间。
“你得接受事实,”梅林站在门外,早就猜到结果一样地开口,“我们都得,合格的绅士不会为难一个普通人。”
“去他妈的普通人,”艾格西踹了一脚墙根,有一瞬间,他的确感到做绅士不如做一名普通的小混混来得轻松,“那是哈利!”
“失忆的哈利,”梅林补充到,“我要进去给他送临别礼物,要一起吗?”

“只是普通的眼镜,”梅林把盒子打开,取出眼镜递给哈利,左侧镜片被贴心地做成了黑片,“它被添加了一个小小的定位功能,但是主动权在你手里。”
“由我开启?”哈利低着头,他换了身衣服,一只手接过东西,“谢谢,不过我想我应该没有用到这个功能的场合。”
“只是以防万一,在需要的时候你可以开启它,毕竟现在社会不太安定,”梅林温和地说,“我会教你怎么使用。”
艾格西站在玻璃的另一侧,哈利换了身衣服——他常穿的那种,艾格西认出来那是哈利被击中脑袋那天穿的那一套。
非常适合哈利,衬的他腰窄腿长,比松松垮垮的病号服不知道好看多少倍。但是我恨那套西服。艾格西想到,哈利穿着它们,即将第二次从他的视线里消失。
这次还是自愿的。艾格西烦躁的揉了一把脸。
他猜测这大概是雏鸟情节什么的。哈利把他从一团烂泥里面拉出来,教会他一切,那是哈利!拿着一柄伞就可以干翻一群人的……
哈利露出一个笑,不是出于礼貌浮于表面的,看的出那是发自内心的一个微笑,在与艾格西接触的时间里,艾格西少有机会看见过的微笑,落入艾格西眼里。
但不是对着艾格西的。
哈利在为即将到来的离开发自内心地喜悦。
这个认知让艾格西的胃里一阵翻腾。他背过身,决定再去喝上一杯,不去和哈利道别。

除了左眼没有办法挽救以外,哈利.哈特对自己的新生活逐渐适应起来。他拒绝了那帮自称kingsman的人的帮助。他发现自己会的东西比自己印象中的还要多,大概来自于自己丢失的那段记忆。
他研究蝴蝶,然后把他的研究,研究路上的见闻记录成篇,随意投了几家,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名自由撰稿人。比他预期地要顺利些。
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总是让人开心的。
半年前的那段经历就像是一个梦。
在陌生的地方醒来,发现自己苍老了几十岁,这几十年间自己似乎还是个詹姆斯邦德什么的,一个Omega邦德,哈利觉得自己这几十年过的一定很刺激。
泡菜先生已经完全长大了——那天那个暴躁的年轻人自走出那扇门后,就没有再出现过,小狗顺理成章的被哈利带走。
他有时候出门,其他时候在家工作,天气好的早上和傍晚会出去走一走,或者出去喝一杯。日子像他以为的一样平静。

“Galahad,如果可以的话,下次任务结束,你能和我一起回总部就再好不过了,”洛克西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,“文书工作总是我,这是新型的职场性别歧视吗?”女Beta 半真半假地抱怨。
“抱歉,”艾格西小声说,“下次换我。”
“艾格西,”这次对方喊了他的名字而不是代号,“别忘了内部约定,不插手哈利现在的生活。”
艾格西切断了联络,远处房子的门打开,哈利从里面走出来。
艾格西半年来大大小小处理了十几次任务,重大事件两次。
这也是他半年来第二次见着哈利。

TBC
饥饿起来自己的腿肉都不放过,蛋哈,太渴求蛋哈了

卧槽夭寿了皮老师杀破狼出了中秋番外啊啊啊啊啊

虽然非常恶毒,但是我真的希望唐七和她的团队原地猝死。看了大风的微博气的不行